胡律师:13306647218

合同履约保证金不退怎么(不退保证金行为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

时间:2021-07-09 21:41:46

律师出版社:不退押金的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罪,需要综合判断。行为人因客观原因无法返还的,项目真实,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仅属于民事违约;如果行为人原本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和意愿,然后挥霍或者转移定金,则极有可能构成合同诈骗罪。我们来看一个案例。

一、公诉机关指控

被告王国庆与李某1就镇远县云某花项目签订合伙协议(无签约日期),2015年8月18日,李某1与镇远县永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镇远县云某花签订有条件建设工程合同18万平方米。附条件为:王国庆、李某1需向镇远县永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缴纳保证金300万元,缴纳时间为合同签订之日200万元,进场一个月内缴纳100万元。本合同自300万元定金到达镇远县永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账户后生效.

2015年8月28日,被告人王国庆与秦某福在云某签订了一份18万平方米的建筑工程劳务施工合同。秦某富于当日向被告人王国庆支付定金10万元。秦某富发现被告将工程发包给他人后,要求被告退还定金。2015年9月12日,被告人王国庆与被害人陈某1在云某签订了一份18万平方米建筑工程劳务施工合同。劳动合同签订当日,被害人陈某1向被告人王国庆支付定金10万元,2015年9月14日,以银行转账方式向被告人王国庆支付定金90万元。在支付押金的当天,受害者陈某1号的所有建筑工人和机械设备都进入了建筑工地。被告人王国庆从陈某收到定金190万元后,用10万元退还秦某福于2015年9月17日支付的定金,然后在半个月内将剩余定金80万元转出,未将定金用于云某华建设工程。

2015年9月17日,被害人陈某一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被告王国庆退还定金100万元。被告人王国庆拒不归还,离开镇远,一直未接被害人陈某1的电话。陈某1随后找到被告人王国庆的合伙人李某1反映上述情况。因被告王国庆及其合伙人李某1未按约定向镇远县永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定金300万元,李某1与镇远县永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合同未生效。

2015年9月23日,镇远县永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向被害人陈某1号劳务队发出停止施工通知,第二天被害人陈某1号退场。被告人离开镇远后,李多次电话联系被告人,通过短信告知与镇远县永康置业有限公司的合同解除,并要求退还被害人1的定金。被告王国庆对此不予理睬。被告人王国庆至今未向被害人陈某返还定金1100万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国庆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被害人陈某1100万元,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不退保证金行为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

二、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国庆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骗取被害人陈某一号的财物,其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国庆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犯罪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钍

1.被告人王国庆是否具备签订、履行合同的条件,是否创造虚假条件,是否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被告王国庆及其合伙人李某1与永康市房地产公司签订的合同成立,但该合同为附生效条件的合同,且条件成立,合同生效。也就是说,被告王国庆及其合伙人李某1必须按照合同约定向永康房地产公司支付定金,合同才能生效。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王国庆有义务筹集资金并支付定金。诚然,在事件发生前,被告王国庆及其合伙人李某1正在积极努力使合同生效。实践中,合同当事人根本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但往往是可以通过拆东墙补西墙来弥补自身的不足。只要它们用于合同目的,在实践中就不被禁止。这也是本案被告王国庆与不同施工队签订合同,并在合同中强调200万元保证金的原因之一。换言之,被告王国庆完全知道,只有向永康房地产公司支付保证金,合同才能生效。被告王国庆及其合伙人李某1与永康公司签订的合同生效,是被告可以将该工程发包给其他施工队的前提。本案中,被告人王国庆在收到被害人陈某1的定金100万元后,并未支付与永康公司约定的定金,其知道不支付定金的后果。

2.被告王国庆在签订和履行合同时是否存在欺诈行为?被害人1的陈述、李某1的证言及短信记录相互印证,被告人在收到被害人1的100万元定金后,故意隐瞒真相,即未告知其合伙人李某1收到定金,也未将收取的定金支付至永康房地产公司账户。

3.被告王国庆在签订合同后是否实际履行了合同。表演行为的存在能够客观反映行为人履行合同约定的民事义务的诚意,也是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骗取钱财”目的的重要客观依据。被告人王国庆在收到被害人陈某的定金1100万元后,未向永康市房地产有限公司支付定金,未积极创造条件履行合同,没有履行合同的诚意。因其未履行与永康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的相关义务,合同无效。永康公司通知被害人陈某1号施工队离开,被告王国庆与陈某1号签订的劳动合同失去履行条件,不能继续履行;被告王国庆在知道与永康房地产公司签订的合同被解除后,知道合同不能履行。被害人陈某1号未违约时,被告不仅拒绝承担违约责任,还辩称被害人违约,要求其通过法律程序解决。

4.处置被告王国庆获得的金钱。被告人王国庆在收到被害人陈某1的保证金后,按照合同约定的方式进行了处置,或用于挥霍自己,或用于其他目的,或带钱逃跑等。金钱的配置直接反映了行为人的主观心理。被告人王国庆在收到被害人陈某的定金1100万元后,未按合同约定支付与永康公司约定的定金,该定金未用于支付工程款及其他应付款。不一会儿,他就把收到的钱据为己有,拒绝说明去向和用途。

5.违约后是否由被告王国庆承担责任。在拿到受害者的保证金后,被告人王国庆被逮捕了近9个月,并避免见到他,试图逃避责任。

6.被告王国庆未能履行合同的原因。被告在体育过程中享有权利

被告人王国庆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非法占有。公诉机关的公诉意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采纳。

本案被告人王国庆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不能成立,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为民事合同纠纷,不属于合同诈骗,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受理。

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本案标的错误、合伙人李某1为共犯的问题,从客观事实来看,被告人、李某1在毕节市新生建设有限公司的主持下与永康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形式的主体制度为毕节市新生公司、永康公司,但实际履行人为、李某1。被告王国庆在取得毕节新生公司授权后,与陈某1号签订了劳动合同,陈某1号的保证金交给了王国庆,但没有交给毕节新生公司。从刑事角度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是被告人王国庆(不是毕节新生公司和李某1),收取被害人保证金并负有退还义务的是被告人王国庆。因此,合同诈骗罪的主体是被告王国庆,而不是毕节新生公司和李某1。因此,被告人王国庆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受理。

被告人王国庆诈骗金额达100万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和《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贵州省人民检察院关于对我省诈骗罪数额认定标准的规定》的规定,诈骗公私财物的起点为50万元以上。因此,被告人王国庆的合同诈骗罪数额巨大,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依法判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事件发生以来,被告人王国庆一直未认罪悔罪,量刑时应予以考虑。根据被告人王国庆的犯罪事实、情节、认罪态度、悔罪表现和社会危害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人王国庆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监禁一日,即2016年6月20日至2026年6月16日。2.判令被告人王国庆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返还被害人陈明淳定金100万元。

不退保证金行为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

感谢您的阅读。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我。我会继续分享刑事法律知识和刑事辩护技巧,让更多的人远离犯罪,保护那些在尘埃里的人不受不公正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