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保证合同怎么拟才有效(公司对外担保合同效力的审查与认定)

时间:2021-07-20 04:41:30

首先,提出了一个问题

首先,公司担保的法律纠纷从何而来?

众所周知,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是中国常见的经济活动现象。然而,公司担保是一把“双刃剑”,不仅是经济生活和交易安全所必需的,也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近年来,公司对外担保行为十分活跃,但相应的诉讼案件也在快速增长。这些案件涉及许多重要的法律领域,如公司法、合同法、担保法,甚至民法总则。他们还面临着维护公司财产安全和股东利益与维护对方利益和交易效率之间的价值取向冲突。

因此,当一个案件的当事人理解和画出不同的方向时,必然会出现法律适用的差异和裁判尺度的差异。

其中,争议最大、难度最大的问题是未经公司机关决议,如何认定公司法定代表人签订的担保合同的效力。

二、理解的角度

对于一个长期存在争议的法律问题,需要通过实践积累,从认知的角度不断修正,尤其是公司担保。

1.从立法的目的来看

众所周知,我国现行法律采取承认和限制公司担保的态度,既肯定了公司的担保能力,又规定了相应的担保程序,这在《公司法》第16条中有明确体现。但在我国,公司股权结构过于集中,公司治理不完善,导致出现了大量法定代表人随意担保的现象,损害中小股东和公司利益的问题十分突出,这意味着法律在限制和规范公司担保方面的立法意图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各方利益保护不均衡。因此,需要重新审视对《公司法》立法选择的理解和适用。

2.从规范的本质来看

如前所述,《公司法》第16条是公司对外担保的核心法律条款。但由于该条并未规定违反该条的法律后果,长期以来,该条究竟是有效的强制性规定还是行政强制性规定,一直是公司担保合同有效还是无效的争论焦点。但是,生效规定与行政规定的界限并不十分明确,其效力认定规则在适用于公司担保时存在一些不足。因此,跳出原来的思维路径后,最高法院的意见是,强制性规定属于行为规范范畴,而《公司法》作为组织法,第16条属于组织规范范畴,因此不能简单归类为生效性规定或行政性规定,这是认知角度的重要变化。

3.从授权

从组织规范来看,《公司法》第16条是对法定代表人行使代表权的限制。根据该条规定,对外担保不是法定代表人可以单独决定的事项,必须以公司决议机关作出的决议为依据和授权来源,这可以与《民法总则》第61条、《合同法》第50条的规定相衔接。特别是《民法总则》实施后,原法定代表人“一长制”的传统思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明确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权限必须由法律和公司章程审查确定。原则上,法人不会承担超过法定限度的行为效果,除非第三人能够证明其善意。

随着对上述三个方面的理解,公司担保案件的法律适用原则将逐渐清晰。

三、法律适用的要点

判断保证合同的效力主要有三点:

1.通则

首先,就总则而言,法定代表人超越代表权限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的,属于违反

这涉及到善意的判断。这里所谓的善意,是指债权人是否知道法定代表人的越权代表,也就是说,债权人在接受担保时,有注意义务认定担保行为是否符合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当审查是否存在公司决议以及决议是否合格。

需要注意的是,《公司法》第16条对公司担保区分了关联担保和非关联担保。前者为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等与公司有关的主体提供担保,必须有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后者为其他无关联关系的主体提供担保,需要公司股东会或者董事会决议。债权人应当证明其在签订担保合同时,已经审查了公司的决议机关、人员身份、表决回避是否符合法律和公司章程,这也是判断其是否构成商誉的标准。当然,这种审查一般仅限于形式审查,只要求履行必要的注意义务。标准不应该太严格。如有伪造、变造公司决议、程序违法、虚假签名等情况。一般不应将其归于债权人的非善意。在强调审查公司决议的同时,也有一些例外。即使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没有公司决议,也应当认为担保合同符合公司的真实意愿。

3.例外

公司是以为他人提供担保为主要业务的担保公司,或者是开展担保业务的银行,或者是非银行金融机构。

公司为其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并向债权人提供担保。

公司与主债务人之间存在相互担保等商业合作关系。

担保合同由公司三分之二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东签署同意。

上述四种例外中,第一种是担保公司,不属于《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范围。后三种情况是基于我国目前公司治理不完善,为避免影响正常交易秩序,特别是恶意规避担保责任的道德风险。

四.法律后果的处理

综上所述,法定代表人超越代表权限签订担保合同。债权人善意或者公司无需作出决议的,担保合同有效,公司承担担保责任。

但债权人不诚信,担保合同无效的,公司不承担担保责任,按《公司法》及有关担保无效的司法解释处理。具体而言,各方应根据其过错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因债权人未对决议进行审查,又因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双方均有过错。根据司法解释《担保法》第7条,公司的责任不得超过债务人未清偿的一半。

债权人知道法定代表人越权,或者公司决议被伪造、变造的,公司不承担责任。此外,法定代表人的越权担保行为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公司可以起诉,股东也可以代表股东提起诉讼,这是公司寻求司法救济的两种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