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保证合同无效怎么回事(保证合同无效)

时间:2021-06-28 14:31:35

法人机关提供担保的,其担保行为因不具备为主合同提供担保的资格而自始无效。保证合同无效后,债权人和保证人都有过错的,保证人的责任不得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但是,债权人应当在法定或者约定的保证期间内依法向保证人主张赔偿责任,否则,法院不予支持债权人的主张。

案例

(2020)北京莫砺锋润海控股有限公司、双鸭山市尖山区人民政府财政局第402号保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基本案情

2012年8月29日,尖山区财政局出具《担保函》招商复印件,为隋一伟向莫砺锋润海公司借款2000万元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在隋以伟未能偿还贷款本息后,莫砺锋海润公司于2017年7月14日向尖山财政局发送《关于隋义伟拖欠债务的情况反映》,要求莫砺锋海润公司及时纠正隋以伟的不当行为,并督促隋以伟偿还全部贷款本息(或由尖山财政局履行担保责任)。莫砺锋润海公司通过顺丰快递公司将此信邮寄至尖山区财政局,快递凭证寄售栏注明《关于隋义伟拖欠债务的情况反映》(催收函),单号为687137848951。根据顺丰快递邮寄给莫砺锋润海公司的快递回执表格,该信于2017年7月16日签署。

此外,还发现,丽丰润汇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尖山区财政局的机构性质为事业单位。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尖山区财政局是不具备担保人资格的机关,不能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此外,莫砺锋海润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担保合同对应的主合同的存在,因此莫砺锋润海公司在担保无效后请求尖山区财政局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或民事责任,缺乏依据,决定驳回莫砺锋润海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经审理,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同时裁定尖山区财政局对隋一伟欠日丰润利公司的贷款本金2000万元、贷款利息2280万元及逾期利息(以2017年6月7日至实际支付日2000万元为基础,按年利率24%计算)承担赔偿责任的一半。尖山区财政局承担赔偿责任后,有权向隋一伟索赔。

法官说法

二审法院认为,尖山区财政局作为法人不具备为主合同提供担保的主体资格,其就隋一伟的债务向利丰润汇公司提供的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从一开始就应当无效。担保合同无效,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尖山区财政局作为国家行政机关,对于自己不具备提供保证担保的主体资格应当明知,但仍然为隋义伟的借款向立丰润海公司出具 《担保函》 ,存在主观过错,其与接受担保的债权人立丰润海公司对双方之间形成的保证合同无效负有同等的过错责任,故担保人尖山区财政局应在债务人隋义伟不能清偿债务部分的二分之一范围内,向立丰润海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利丰润汇公司的债权是否逾期,在《民法典》实施前,法律、司法解释并未明确规定保证合同无效后债权人主张向保证人承担赔偿责任的期限。根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 第三十三条“保证合同无效,债权人未在约定或者法定的保证期间内依法行使权利,保证人主张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对立丰润海公司主张权利是否超期进行认定。 《担保函》 约定,保证期限自借款期限(展期,如有)届满之日起三个月(2013年2月)。根据隋义伟与立丰润海公司签订的 《展期协议》 的约定,借款期限延展至2017年6月6日止,即尖山区财政局的保证期限为自2017年6月7日起三个月。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立丰润海公司在2017年7月14日向尖山区财政局发送 《关于隋义伟拖欠债务的情况反映》 ,函中要求尖山区财政局履行担保责任。虽然立丰润海公司未能提供签收回执原件,但根据顺丰速运公司查询的业务流程和顺丰速运公司邮件发送的签收底单,本院可以认定尖山区财政局已于2017年7月16日签收该函件。因此,立丰润海公司在约定保证期间内向尖山区财政局主张了权利,尖山区财政局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的说法。

律师评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关于保证制度的解释,法人机关提供保证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证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后,如债权人和担保人均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的赔偿责任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对于担保人和债权人的过错的认定,具体到本案,尖山区财政局的过错在于其应当明知自身“身份”不可以为担保行为仍然为之,立丰润海公司的过错在于在接受尖山区财政局的担保时,没有尽到审慎注意的义务.鉴于双方的过错,法院判决尖山区财政局承担无法清偿的主债务的一半赔偿责任。

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以上赔偿责任的期限,根据以上担保制度解释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应在法定或约定的担保期间内行使,否则,除保证人自愿承担外,债权人将丧失主张赔偿的权利。因此,法律虽然保护债权人最大限度的实现自己的债权,但是不保护在权利上“沉睡”的债权人.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在向担保人索赔时,要注意保留所有的书面通知原始记录,如邮寄文件、原始收据、存档邮件、微信通知记录、电话录音记录等。